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12306网上订火车票 >
瑞丽告《瑞丽》炒作成时尚?
发布日期:2021-06-16 18:48   来源:未知   阅读:

  www.xj0e.com.cn,今天是7月7日,78年前,日本发动了“卢沟桥事变”,开始了全面的侵华战争,中国军民从这一天起展开了全面抗战。借用习主席的话: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

  “77”不是一个庆贺胜利的日子,而是一个记载屈辱的日子,一个国碎梦醒的日子,一个需要我们总结教训的日子。对日本,我们必须警钟长鸣,时刻警惕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

  就在上月中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接受某媒体专访时表示 “我们已宣誓不再战。这一点今后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安倍此言到底是真心话还是出于某种目的秀给媒体看的?我们可以来看看他上任后的种种言行。

  2012年12月26日,安倍再任首相,为迎接2013年第一个工作日,他领头高唱象征军国主义的国歌《君之代》。

  2013年8月15日,安倍在战败纪念日致辞时,打破20年的传统,闭口不谈日本在二战中对亚洲各国的伤害及反省,特别是绝口不提“永不再战”的誓言。

  2013年9月25日,安倍在联合国大会演讲时,振振有词地大谈解禁集体自卫权和修改宪法,并公开叫板 “如果大家想把我叫做军国主义者,那就请便吧!”

  2014年元旦,安倍在新年感言中,把修宪作为首要议题,强调“夺回强大日本的战斗才刚开始”。

  2014年1月19日,在安倍亲自出席的第81次全代会制订的当年运动方针中,凸出强调了两条:一是继承参拜靖国神社,二是删去“永不再战”誓言。

  2014年2月,安倍政府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二战时日本疯狂攻击美军的“敢死队”,即所谓“神风特工队”申遗。

  2015年元旦,安倍在发表新年感言时强调:“我再次下定决心,使日本成为闪耀世界舞台中心的国家。”

  这就是安倍的所谓“我们已宣誓不再战”和重申“不再战”。到底是真心话还是表演呢?孔夫子说:听其言而观其行。言行不一,就是骗子,就是表演。还是那句话:记住历史,不是为了仇恨,是为了灾难不再重蹈覆辙。

  历史让人永志不忘,大家更关心的还有当下这场发生在股市的保卫战。昨天收复部分失地,但上涨的主要是权重蓝筹股,大量中小盘仍然跌得很惨,昨晚100多家公司申请停牌,理由各式各样,有筹划重大事项的,有因前期信息披露不完善需要调整的据不完全统计,目前A股市场处于停牌状态的公司超过760家,占两市公司总数27%。战争最重要的是民心可用,股市也是如此,信心比黄金还宝贵。现在人心不稳,这些公司停牌暂时避一避,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大家都知道,这并非长久之计。希望这场股市保卫战能像78年前的抗战一样打赢,长期来看,还得寄望于中国股市能够变得更健康。

  最近,一座城市对一本杂志发起了战争。这本杂志叫《瑞丽》,旗下还有《瑞丽服饰美容》、《瑞丽伊人风尚》、《瑞丽时尚先锋》、《瑞丽家居设计》。《瑞丽》创办于1995年,二十年来可说是顺风满帆,在中国时尚圈影响力越来越大。但现在,它摊上大事了。

  云南省瑞丽市认为《瑞丽》这本杂志构成了侵权,计划将其告上法庭。有人考证了一下,瑞丽市是勐卯古国的发源地,公元前364年,勐卯果占毕王国就已在瑞丽建立,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而《瑞丽》杂志不过20年,至少在“注册”的时间上,瑞丽杂志,完败!

  平心而论,《瑞丽》杂志创办之初,可能只是认为“瑞丽”两个字光鲜亮眼,瑞丽告《瑞丽》侵权,实在有点无厘头。当然,瑞丽市告《瑞丽》杂志,可能醉翁之意不在酒,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两个字:炒作,而且是极高明的炒作。这还只是打算告,就已闹得满城风雨,天下皆知。此前一直默默无闻、偏处云南边陲的瑞丽市,瞬间走红,连“被告”《瑞丽》杂志也搭了一趟顺风车。

  瑞丽,位于云南省西南部,三面与缅甸山水相连,具有“一寨两国”、“一井两国”的独特地理人文景观,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确实需要创出品牌,打响知名度。但作为一地政府,利用官司来“炒作”,说轻了是“自贬身份”,说重了就是“自贬身价”,最终可能得不偿失。

  打起来的不仅是瑞丽和《瑞丽》,还有两个电影人物,准确的说是汽车。动画电影《汽车人总动员》被指抄袭美国《赛车总动员》,光看名字两部电影确实挺像,尤其是海报上汽车人的人字,还被一个轮胎挡住了。不止名字像,两部电影的主角长得也很像,那眉毛、眼睛、牙齿,颜色就更不用说了。

  针对网上的质疑,导演也作出了激烈的回应。一边他说自己是学习了迪斯尼的作品,但动画情节有很大不同,所以不是山寨而是原创。另一边,这位导演还骂一些质疑者是汉奸。

  这两年,有些电影人爱打民族牌,动不动就呼吁大家支持国产电影,国产动画。说实话,观众们支持本土文化产品是应该的。但这《汽车人总动员》电影的预告片,制作水平和国外电影比起来,确实有很大差距。

  当然,这事到底算不算抄袭,还得法律说了算。只是现在刚好到了暑期,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去看这电影,孩子们兴奋地喊了半天《赛车总动员》主角的名字“闪电麦昆”,结果电影开演,主角不是麦昆,而是“K1”,家长们该怎么对孩子解释清楚这其中的原委呢?难道说K1是麦昆失散海外多年的同胞兄弟吗?

  上访和截访也是一场战争,但这个战争记录不太好看,所以有些人就想销毁历史。日前,国家信访局原副局长许杰涉嫌受贿罪一案在北京市二中院召开庭前会议,其涉嫌“单独或伙同他人,接受相关单位和个人的请托,在修改信访数据、处理信访事项、承揽业务等方面向他人提供帮助”。

  还真是靠山吃山,信访局长来钱的渠道也在信访事项上。这短短一句话里透露出的信息非常丰富,首当其冲的是“修改信访数据”,这东西怎么改,为什么要改,又都是谁有这种修改数据的需求?

  老百姓走投无路上访,在路上是各级部门截访的,一旦在冲进信访总局大门之前被拿下,面临的往往是安元鼎这样的黑监狱,甚至回去还要关学习班、精神病院。想把状子递到信访总局窗口里,本来就难,即便递进去了,还有许杰局长这帮收钱帮人销号的,情何以堪啊!

  有信访排名时,修改信访数据成了一门生意,现在信访排名取消了,访民的诉求表达是不是已经畅通无阻?除了上访,中国老百姓表达诉求的渠道是不是都足够便捷、足够通畅?信访取消排名了,起诉也不再审查了,咱普通人合法维护权利的路,希望不要再难下去了。

  您所关注的,就是我们要评说的,周一到周五,每晚上搜狐,在《搜天下》一起纵论天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