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李顺堂:不计辛勤一砚寒 英才济济笑开颜
发布日期:2021-11-25 01:09   来源:未知   阅读: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您当前的位置 :亳州亳州新闻利辛新闻

  2021年6月14日,李顺堂同志在亳州市2021年中考利辛一中考点考务组副组长的岗位上,因过度劳累、突发心梗后经抢救无效,于6月14日9时42分在利辛县人民医院去世,享年53岁。他用生命书写忠诚、用奉献诠释追求、用行动践行誓言,树立了优秀教育工作者的良好形象,赢得了广大师生的高度评价。

  李顺堂1968年2月出生在利辛县城北镇的农民家庭里,从小因家境贫寒,倍加刻苦学习,励志走出落后的农村,改变贫穷现状。据家中老人回忆这样一个小故事,那时李顺堂还要到邻村学校去上学,有一天先生发现他迟迟不到班里上课,以为学习不上心就告诉了父母。虽说不信平日好学的孩子会做出逃学的事情,但是严厉的母亲还是带着棍棒打算找他问个清楚。路上遇到同村村民说见到李顺堂在村口桥头的大树下捂着肚子在睡觉。母亲将信将疑赶过去探个究竟,结果李顺堂委屈道,早上吃了饭肚子疼,上学的路上走不动路。母亲仔细一想,才明白是吃了“芽子面”惹的祸。原来是七十年代家里穷,没有存粮,家里的吃食青黄不接,眼瞅着当年的麦子打下来才能续上粮食,结果下了大雨,麦子被雨水浸泡,后来收到家中生了麦芽,磨成面粉才勉强度过那段艰难的日子。这样清贫的日子伴随着整个求学期,吃不起菜就从家带腌韭菜,学校离家远晚上睡在班里几张桌子拼起的“床”上,买不起车票就走几十里路。穷苦压不垮志气,在后来的学业中,李顺堂凭着这股韧劲儿通过不断刻苦学习,于1986年考上了阜阳师范学院英语系。由于家境艰难,连当时上大学的学费都是家里贱卖了仅有的一头种地的牛后又借了七家的钱才凑够的。就这样,尽管经济情况较差,还是省吃俭用坚持读完了大学。

  毕业后年仅20岁的李顺堂被分配到利辛县潘楼中学任教,由于当时工作年龄较小,加上学校里很多学生都复习了一年又一年,比他年龄大的学生比比皆是。他带着工作介绍信来到学校报到时,学校门卫见这个年轻人身上也没个体面衣服,问“你是哪个班的学生?”李顺堂腼腆地回答道,“我刚才还是个学生,进了这个学校的大门就要变一个身份了。我是县里刚分配过来的老师,劳您带我引见一下校长。”说完,二人哈哈大笑一起去了校长办公室。

  就这样,李顺堂便几十年如一日开始了小小三尺讲台上的执教生涯。此后,他便踏实勤恳工作,教书育人。随着精湛的教育水平和较高的管理水平的体现,在教育教学的同时也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上了学校管理岗位,2001年2月起开始主持潘楼中学工作。

  2002年8月,李顺堂毅然放弃多年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绩,调入利辛县第一中学任教。在随后的日子里,在新环境中愈发爱岗敬业,爱生如子,早出晚归,常常陪着学生奋斗到深夜,直到送完最后一个学生离开教室。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随着出色教学水平的体现,他所带的班成绩一届更比一届喜人,这也使他在心里感到十分欣慰和骄傲。从最初刚到一中的初中毕业班再到高中普通班,后又因2009年普通班高考平均分第一名被选为新高一重点实验班班主任,三年辛勤耕耘后成绩依旧出彩。次年又带了全校唯一的零班,三年后的2015年高考,他作为班主任所带的零班,一名学生通过高考被清华大学录取。要知道能考上“清北”,这在当时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大别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的利辛县是不敢多想的,也填补了利辛县十年没有出现考上“清华北大”的历史空缺,开启了利辛一中高考辉煌的新篇章。自那以后的几年,利辛一中每年都会有学生通过高考进入“清北”,也赢得了家乡人民的一致肯定。

  李顺堂同志爱岗敬业,孜孜不倦,把一生都奉献给了家乡的教育事业。这一届高三他又是像往年一样肩负着四个重点班的课,加上又是班主任,无论冬夏还是寒暑,他总是早早就赶到学校,从早自习陪着学生晨读到晚自习下课,他的时间都沉浸在热爱的校园里。在五十几岁的年纪还带四个班的主课的教师已经很少了,加之后来主持教导处工作后教务工作突然加重,他平均每天在五节课左右,有时课间十分钟很短暂连水都不顾得喝上一口就赶忙到下一个班,争取不在一节课上迟到。

  执教三十多年来,李顺堂教过的学生遍布五湖四海,桃李洒满天下。每届学生通过高考以优异的成绩走向大城市去感知外面的世界,充实到祖国的各个行业中,成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中坚力量,这是他一生数不尽的骄傲和荣耀。

  “他常常是早上五点钟就起床,经过简单洗漱之后,潦草吃上几口我做的早餐,有时还有菜没烧好就骑着电动车匆匆赶往学校,开启一天的在学校里的忙碌生活。他中午大部分时间不回家,因为中午时间很短,家里离学校的路程也不近,怕路上耽误时间还休息不好,他总会提前在微信里说一声今天不回家吃饭了。然后会按照惯例发一张在食堂吃饭的照片。他很俭朴,照片内容往往很简单,一碗免费的汤和一份不要钱的米饭,再加上两个素菜,清汤寡水就对付了。这就是他的午饭。有时候忙到顾不得去食堂吃饭,就拿出之前从家里带的鸡蛋和方便面,把鸡蛋洗干净放在烧水壶里煮,再用烧开的水泡一碗方便面也就把午饭解决了。他有睡午觉的习惯,从家里带的有小毯子,在处理完教务之后在办公室,趴在桌子上能眯一会,下午上课会更有精神。”李顺堂妻子苏永红说道。

  “他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除了学校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从早上五六点到晚上十一点,在家基本见不到他,家的概念对于他更像是一个临时落脚点,供晚上休息。他忙着学校,我替他忙着家里,什么话也不需要多说,时间久了就成了一种默契,我也很理解他。”苏永红说完后沉默了许久,又湿润了眼眶。

  2014年,由于长期负累过重,李顺堂因为胆囊胆管结石,身体健康情况很差,犯病时腹部疼痛,坐立不安,靠跪着以缓解疼痛,身体经常冒冷汗,冷得回到家中家人用三床被子都不得缓解。但是他迟迟不肯请假住院接受治疗,总是以学生正值高二升高三的时候,现在关键的时候他不能离开为由,非要等送走这一届高三才肯接受治疗。一推再推,随着身体情况越来越差,身体也越来越消瘦,最终身体扛不住了。在家人和学生的再三劝说下,前往省城医院治疗。时间上也是斟酌再三,记挂着班里学生,生怕落下一天的教学,坚持在过年期间做了手术,摘去了胆囊,病情才有所缓解。这一年,李顺堂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了一个没有团圆的新年。春雨三月开学季,风起雪落聚迎新。术后正值春寒料峭,他坚持回到学校上课,由于恢复时间过短,身上引流管还不能拔下,他步履蹒跚,颤颤微微一手托着引流管和引流袋,一手抱着课本到班里坚持给学生上课。到班里后,惊讶的同学们不约而同深深地给这位执拗又令人心疼的李老师鞠了一躬,这时教室里鸦雀无声,学生纷纷潸然泪下。都不曾想平日里体型微胖一百六十多斤的李老师,现在弯着腰,面色发黄,面容憔悴,已然瘦成了个“小老头”,那时他的体重降到了不到一百四十斤。就这样随着身体一点一点恢复,状态渐渐有所好转。但是还是由于常年高负荷工作,加上长期熬夜,缺乏休息,血压高值经常达到200多,由于心脏压力过大,长期靠吃降压药降压,在他的抽屉里,总会见到各种各样的降压药和速效救心丸。艰难斑驳了岁月,风霜刻深了皱纹,就这样,李顺堂拖着自己负重不堪的身体送走了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在教育事业上的付出和收获成为了他一生的骄傲。

  无论是对于事业还是家庭,李顺堂总是把自己看得很轻。在学校里,他不仅是学生们的良师益友,在家中,同时也是妻子最尽责的好丈夫,是儿女们最慈爱的好父亲。他秉承良好家风,言传身教,俭以持家,至今住的还是2005年所建的一中教师宿舍楼。他倒下的时候身上穿的还是2012年给那届高三毕业生送考的红色衬衫,这件穿了十年的衣服现如今颜色已经褪去了许多。他对孩子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出身农民,都是来自穷人的孩子,不能忘本,唯有读书才是我们的出路”。在他的教育下,孩子们参加工作时都投身到了最基层的地方,做最基层的岗位。在他的影响下,家人总是热心帮人,真诚做人,勤恳做事,也赢得了大家的一致肯定。

  2021年6月14日,这是亳州市2021年中考的第一天,李顺堂一如既往地五点钟就起了床,洗漱后在家匆匆吃了半碗稀饭就像往常一样骑着电动车前往学校。临走时还告诉妻子中考忙自己中午不回来了。没想到这一面竟是永别,竟再也没有回来。按照惯例,利辛一中是2021年亳州市中考考点,而身为教导主任的他按照惯例是考务组的副组长。一早来到学校后,李顺堂在准备考前的一些工作,对考务工作进行详细周密的安排,一遍又一遍确认无误后才放心下来。在安排好第一场考务工作后,李顺堂突感身体不适,便赶忙扶着椅子坐了下来,手捂胸口,浑身冒虚汗。身边同事发现这个情况后,便向主考、副主考及时报告,并及时联系了考点的医生和救护车,医护人员赶到后,李顺堂在众人的搀扶下躺上担架,被送往医院急救。但不幸的是,经过了一个小时的抢救后,李顺堂同志终因病情过重永远的离开了他所热爱的这片土地,离开了他恋恋不舍的家人和最牵挂的刚刚参加过高考的高三毕业生们。

  李顺堂的溘然长逝,给他的家人、同事、朋友带来了无尽的悲伤,“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跟你说”成了很多人共同的遗憾。李老师牺牲在岗位上的消息传开后,五湖四海、遍布祖国南北的学生赶回来送敬爱的李老师最后一程。学生们赶到后捧着鲜花轻轻放到灵前,含泪为老师深深鞠躬。前来送别的学生从十几岁到五十几岁不等,甚至是三十多年前现已年愈六十的学生湿润着眼睛从外地赶来送这位当时的“小老师”。

  送别会现场氛围凝重,天空黯然失色渐渐下起了小雨,现场被此起彼伏的哭泣声充满着。送来的花圈布满院墙,鲜花摆满灵前,鲜花中夹着小卡片,写满了对这位慈爱的老师想说的悄悄话。李顺堂也有很多话想叮嘱孩子们,最让他牵挂的还是这一届四个班的高三毕业生,他们刚刚参加完高考,这三年的辛勤付出自己还没看到结果就与世长辞,尚未来得及帮助他们填报志愿,把他们送入理想的大学,这成了他临走前最后的遗憾。学生们坐车到殡仪馆送李顺堂老师的遗体火化后送之又送,直到回到几十里外的老家入土后才挥泪默默离开。

  李顺堂同志用心血和汗水浇筑了一生无限热爱的教育事业,教书、家访,埋头苦干,拼命硬……是他一辈子严谨认真治学的缩影。(朱小亮)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 全省广告发布诚信单位118图库118论坛开奖结果